久久魔域发布网我妹妹感情很好的当初认识的时候他级不高战 - 魔域发布
当前位置久魔域首页魔域发布久久魔域发布网我妹妹感情很好的当初认识的时候他级不高战魔域私服发布网

久久魔域发布网我妹妹感情很好的当初认识的时候他级不高战

玩魔域其实是五月份开始的。那时候的我,整个人都被悲伤与孤独包围着,朋友让我玩魔域分散精力。

这是我的第一个网络游戏,我不知道怎么看装备,不知道怎么换装备,不知道怎么合宝宝,不知道哪里哪里怎么走,只会举了刀傻砍。慢慢等游戏里操作熟练起来后,就开始了我的真正魔域生涯。

几乎已经不记得70级前是怎么过来的了,70级的时候,知道了火山。于是,开始了与炎女相伴的漫长的日子。

那时候,天天都要上网。一上游戏,直奔炎女。火山的熔浆高温炙烤着我,炎女总是那么三五成群孤独地守侯在那里。我冰冷的刀亲吻它们美丽的身体,没有血,她们没有痛苦的挣扎。

我不喜欢四牙怪,也不喜欢蝎子,孤独而固执地在炎女中间穿寻。600是不敢去的,总有高手在守着,1000也不想去,人太多。等待XP的时候,我就望着炎女发呆。有时候她们很安静,与我孤独地对望着;她们痛苦的时候,就成队对我进攻。看着一批批的炎女倒在我的剑下,又一批批地站起来,红褐色的岩浆,满目苍胰,眼泪会不知不觉流下来。

认识了很多朋友,删掉了很多朋友。

看那些陌生的名字加进好友,没等熟悉,已经从此不见上来。如流水一般,大家都是魔域的过客,是互相的过客。我开始在炎女攻击我的时候不再反击,任她们的剑刺入我胸膛,哀伤地看着自己的血一次一滴飘向空气中消失了。脚下依然是滚烫的岩浆,温暖不了我冰冷的手心。

心特别灰的时候,我把自己的装备和宝宝全部送给了一个陌生的MM,像告别他那样,准备告别魔域。

那些我一级一级砍出来积攒下来的全身装备,如我自己的孩子一样的挚爱的宝宝,交易的时候我努力让自己的手不要抖,我忍住了眼泪,却没能忍住悲伤。

重新再进魔域的时候,有什么东西已经远去了,我的名字依旧,人,换了,面目全非。

我开始流浪在一个又一个军团之间,看火热的团聊,看团聊里幸福的吵架,看队聊里关心的问候;我以为已经可以开始忘记了火山烫人的温度;冰宫,可以冻结一切。我努力让自己不去回忆火山的炙热,我甚至可以不再去想念炎女。只是我两个月了,依然是89级。

又回到了最当初的军团。命运中冥冥如此安排。军团当初的朋友已经全部换人,好友里的名字幸存下来,感觉依然亲切。当系统不断提示某某跟某某在神的面前许下诺言结为夫妻的时候,我忙碌着离婚,挖矿。在心里祝福这虚拟世界里的温情,祝福那些情侣们在魔域里比翼双飞。

不知道是因为有了我们,这虚拟的世界里开始有了生命,亦或是有了这虚拟的世界,才赋与我们色彩?最终还是去了火山,脚下是溶浆是炙烤,四周是荒凉是悲伤,炎女依然固执着在那里,守望千年。

  • 至于我们怎么能拿下上周的军团战老公曾发过帖在此
  • 怀旧久久魔域,新久久魔域
  • 我和他的相知有着许多经典游戏恋情般的桥段
  • 现实中也许一个女人会把男人骂的狗血喷头但游戏里女人基本不
  • 魔域.偶和老公的月老  天长地久
  • 私服我不得不感叹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拿灵魂做文章貌似
  • sf魔域这个话题PK还设有一个奖项只要你
  • 久久魔域官网,魔域发布网
  • 本篇先粗知大略地讲一下这些内容下期将会继续讲述其他
  • 共度《魔域》狂热一夏云宁公爵的体会
  • 私服超大号魔龙血桶第二次笑傲吸血鬼区是在每周的团战中当时的吐
  • 私服凤凰一直有着吉祥和重生意义早在公开十月
  • 慢慢的你就会了解这个市场的行情可以去收其他
  • 新开久久魔域石头还有彩蛋很多都是凯隆运气好的有猫蛋O